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二八杠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二八杠

二八杠:深圳登山者历经13年 现离登上14座8000米峰差一步

时间:2018/9/26 16:16:44  作者:  来源:  查看:72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“为什么要登山?因为山在那里。”乔治·马洛里的话代表着一代又一代登山爱好者的心声。从2004年开始,张梁一路走来,先后登顶13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,在即将跨入“14座”俱乐部之前,他在想些什么?外界口中的登山家等称号,他如何看待?  登山过程中时常与死亡相伴,这么多年来,张梁先...
“为什么要登山?因为山在那里。”乔治·马洛里的话代表着一代又一代登山爱好者的心声。从2004年开始,张梁一路走来,先后登顶13座8000米以上的雪山,在即将跨入“14座”俱乐部之前,他在想些什么?外界口中的登山家等称号,他如何看待?

  登山过程中时常与死亡相伴,这么多年来,张梁先后面对身边十几位登山的同伴离去,是什么让他一直坚持到现在?如果如别人所说14座意味着终极目标,那么在完成14座之后,他还想给自己的人生带来哪些新的挑战?

  A

  “14座俱乐部”是诱惑吗?

  “会想这个目标,但不会玩命登山”

  7月28日,张梁成功登顶8611米的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(俗称K 2),这是他个人的第13座8000以上雪山。在此之前,他本有机会登顶另外一座8000米以上高峰———南迦帕尔巴特,但是由于向导带错路,在7918米、已经看到峰顶的时候,只能无奈放弃。

  在登顶的诱惑面前,懂得放弃或许是一种更为难得的选择。第三次攀登K 2终于登顶,张梁对此最有体会,“登山不像旅游那么容易,要有耐心,就像山上一呆一两个月,自己叮嘱自己要有耐心,急不来,天气就是那样,山就在那里,自己能做的就是调整最佳状态去最后冲顶。”

  上世纪90年代末,张梁和深圳户外圈的十几个朋友开始攀登周边的大小山峰,“几乎每座山的线路都是我们开拓出来的。”城市里的山峰没有了挑战,2000年,张梁开始尝试攀登雪山,在熟悉了雪山之后,2004年9月,他登上了人生中第一座8000米卓奥友峰,一年之后,他登顶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。

  2009年9月,张梁和王石一起攀登8163米的马纳斯鲁峰,这是他个人登顶的第4座8000米。张梁回忆,当时大家在大本营里聊天,王石问他有没有攀登14座8000米雪山的想法,“我以前根本就不知道14座这一说,当时自己就说尝试一下呗。”此后,张梁登山的频率就提高了,基本上是一年登顶一座。

  登山,尤其是登高海拔的雪山,对于中国人来说还是一项极为小众的运动。实际上,至今为止,全世界能够完成14座8000米以上高峰的也只有30多人。

  如今,张梁已经十分接近14座这一目标了,在即将跨过那道门槛的时候,是紧张还是兴奋?张梁说,肯定会去想这个目标,但是这么多年从来没有玩命在登山,“我只能这么解释,有的人在玩命登山,我绝对不会玩命去登山。”

  在张梁看来,即使登顶14座8000米雪山,也不代表自己能力有多强,“和中国国家登山队、西藏登山队、职业攀登家相比,我们微不足道,我们业余的就是个人喜好,况且登山只是我生活当中很小的一部分,我有很多事情要做,只是大家把它放大了。”

  B

  如何面对潜在的风险?

  “我热爱雪山,但我更热爱生活”

  登山过程中随时可能伴随着意外事件的发生。2010年,在攀登道拉吉里峰时,深圳登山者李斌、赵亮不幸遇难。2013年,在攀登南珈帕尔巴特峰时,深圳登山者饶剑峰和另一位中国登山者杨春风遭遇恐怖分子袭击,两人不幸遇难。

  在张梁看来,高海拔攀登危险性挺高,如果遇到雪崩、滚石,也就是一瞬间的事,想跑都跑不掉,要有这样的心理准备。

  张梁自认为是比较清醒的攀登者,“雪崩的时候,很多人在跑,我是先趴下来再说,这个和心态有很大关系。”这些年身边死亡的有十几人,这种经历对张梁是警醒,他更谨慎、小心,看到同伴滑坠,眼睁睁看着往下掉,那时候没有别的想法,就想着要小心。

  2015年3月24日,张梁在登顶8091米的安纳普尔纳峰后下撤时,一名高山向导和一名芬兰队员滑坠遇难。天黑之后,高山向导迷了路,大家无法继续下撤,队员们也非常疲惫,只有张梁在黑暗中不断提醒大家保持清醒,“遇到事情不要乱,不要慌,保持镇静,想办法去渡过难关。”

  这次意外之后,张梁一度不想要登山了,“因为那时候觉得 风 险 太 高了。”当然,那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,在张梁看来 ,要 成为 一 名真正的攀登者需 要具备很多素质,包括心理素质、意志力、临危不惧的经历、人生阅历、攀登技术、体能、心态……这些都达到最佳状态就比较合适,任何一项达不到高标准可能就会出问题,“我自认为是理智的攀登者,保持清醒,每次攀登都会做好充分的准备,循序渐进。”

  近些年来,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登山的行列,在张梁看来,一些大学生去登山,背着砖头在楼梯拉练,这非常不科学,经验上也不成熟,有可能只是为了寻求一些荣耀感,万一出了意外非常不值得。

  “我热爱雪山,但我更热爱生活。”张梁在2014年冲击安纳普尔纳峰失败之后,曾经这样表示,他下了决心,经历了这么多,一定不要把命搭在里面。

  C

  14座之后还有什么目标?

  “那么多神秘的地方,

  为什么不去体验下?”

  过去的十几年里,张梁徒步抵达南北极,全球七大洲最高峰登顶了6座,14座8000米也只剩最后一座。最近几年,他还涉足帆船航海。外界称呼他为登山家,张梁笑着表示:“谈不上,个人觉得达不到,只是可能运气好,所谓登山家探险家什么家,都是别人给你安上去的,中国才兴起10年左右时间,容易过度渲染,自己最清楚自己。”

  与这些荣誉相比,张梁更看重的是这些经历。他到过七大洲,去过南北极,但根本没想什么“14+7+2”,“人生只有一次,去一趟南北极容易吗?这些收获远大于名头,对人的提升、成长、帮助比炫耀一下大得多。”

  在张梁看来,“登山那些数字上的概念只是过眼云烟,况且我也不只是局限于登山,很多有意义的事情可以做,探险的范畴也不只局限于登山,包括航海、环境保护,目前担任了很多公益活动的形象大使等角色,这个才是要追求的更高的目标。”

  在很多人看来,张梁的经历是普通人难以复制的,张梁并不认可,“很多人觉得不可实现,我也就是一个普通员工,我走到今天怎么实现了呢?世界各个角落基本上都去过了,人特别丰富充实,觉得没白活。”


  外界在描述登山者时,喜欢冠以“第一人”这种头衔。在这些年的登山过程中,张梁也碰到过不少这样的登山者,一些登山者特意选择登某座8000米山峰,目的就是为了成为该国第一个登上某座山峰的人,对于这些玩命登山的人,张梁表示不屑一顾,“对大自然我只有敬畏之心,在大自然面前,我们微不足道。”

  登山这么多年,张梁见了太多,“现在有些登山现象变了味,登个珠峰就拔高很多,有些人不顾一切,好像把一辈子赌注下在这里。我们经历过,但这又算什么呢?世界上那么多登过14座的人,难道要当成一辈子的荣耀?可能过几天就没人提你了,何必把赌注下到这里呢?”

  今年9月,53岁的张梁有可能再次踏上冲击南迦帕尔巴特的征程,“等秋收之后,稍微冷一点,关键是看天气。”而此后,他的日程早已安排得满满的,明年都计划好了,“很多地方没去过,包括沙漠、大江大河、亚马孙流域,那么多神秘的地方,为什么不去体验一下?”

相关评论

本类更新

本类推荐

本类排行

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,不作任何商业用途,不以营利为目的,专注分享快乐,欢迎收藏本站!
所有信息均来自:百度一下 (二八杠)